飞行员报告:那天我用核弹“蒸发”了两架F-16

来源:空军之翼作者:迈克尔·汤森责任编辑:伍行健
2020-06-06 08:28

F-106与F-16的编队飞行

这件事儿大约发生在1984年,当时我是佛罗里达州廷德尔空军基地的一名上尉飞行员,担任F-106“三角标枪”截击机的教官。

一天我和同样是上尉教官的僚机飞行员接到命令,准备与来自南卡罗来纳州肖空军基地的两架F-16“蝰蛇”战斗机进行一次异机型空战训练(DACT)。当时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ACC)刚装备这种轻型战斗机,战斗机飞行员们正对这个新玩具爱不释手,忙着与其他类型的战斗机进行DACT空战训练,完善其空战战术。

空战训练被安排在廷德尔空军基地附近墨西哥湾空战机动仪器测试场(ACMI)进行,这里安装有一种高度精确的跟踪系统,能记录飞机在训练中的所有机动,对所有射击进行评分并计算出任何模拟击坠结果。在此之前,我们中队的飞行员都没有与其他类型战斗机交战过,因为F-106是美国空军防空司令部(ADC)的截击机,其核心使命是拦截苏联战略轰炸机,这导致空战司令部飞行员对我们认知较少。

我们在简报室里遇到了来自空战司令部的中校和他的中尉僚机飞行员,双方简单自我介绍后我就直奔主题,开始了飞行前简报。谁知道这位中校立即打断了我的简报,毫不客气地说他不知道为什么防空司令部要安排F-16来迎战F-106,对他们而言与这种性能远不如F-16的截击机进行空战训练毫无挑战。他建议双方在空战中要充分利用各自的所有武器,尽管F-16当时只拥有AIM-9“响尾蛇”红外制导空空导弹和机炮,但他仍认为战胜F-106不存在任何问题。

他这番目中无人的话让我有些生气,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同意我们会使用出F-106的全部武器能力,他大手一挥:“当然可以!”显然他不知道F-106的机腹弹舱内隐藏着什么,这真是一种无知的心态!我看向我的僚机飞行员,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等到“妖怪”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这两个大嘴巴就要被打脸了!

接下来我向中校讲解了这次空战训练的操作,他的F-16小队要飞到训练空域最南端,准备入侵F-106小队捍卫的海岸线。我们将处于五分钟警报状态,看到F-16起飞后才开始紧急起飞,在五分钟之内升空,为F-16留出足够的准备时间。我对他说起飞时一定要看看F-106是否还在停机坪上,以验证我们没有偷跑,这点在战后总结中很重要。双方战斗机交汇后先要进行两次二对二双机编队对抗,然后展开一对一单机对抗,长机对长机,僚机战僚机。

训练当天,当他们在起飞中看到我们仍站在停机坪上时,有趣的一幕发生了,他们在座舱里向我们打出了二比零的手势。我好不容易制止了地勤们的哄笑,开始起飞。当我在无线电中下达“战斗开始”的命令时,F-106已经全加力爬升到12500米高空,在6分钟内进入了训练空域!我为僚机感到抱歉,因为他无法在自己的首次空战训练中体验到被击落的滋味了。一分钟后我开始在无线电中呼叫:“FOX 3,击落两架北向5500米高度的F-16,停止机动,停止机动,战斗结束,返回你们的安全区域!”这番通话立即被传给“蝰蛇”飞行员,那位中校非常困惑,刚看到对方的影子这还没交战呢,怎么就被击落了呢?对方发射的“Fox 3”到底是啥玩意?

地面引导截击(CGI)管制员不得不告诉他,他已经遭遇“ NUC”(“妖怪”核火箭)的射击,他和僚机都已被蒸发,所以请回到出发点!我告诉管制员虽然我们还剩一枚“妖怪”,但在下一次交战中并不打算使用。

“妖怪”(Genie)核火箭是被设计用来对付苏联轰炸机编队的恐怖空战武器,虽没制导能力,战斗部当量却足足有1500吨TNT,能击毁9.2公里外的轰炸机机群,更别提区区两架F-16了。所以第一次交战的得分是:“三角飞镖”2,“蝰蛇”0。

在第二次交战中,我让僚机跟在我身后6.4公里处,我们以1.2马赫的速度从12500米高空俯冲向“蝰蛇”所在的5500米,在整个过程中对方甚至没有改变高度来为我们的接近制造困难,真是愚蠢。由于他们装备了具有迎头攻击能力的“响尾蛇”导弹,所以我们在超音速俯冲中将发动机油门收到慢车来冷却飞机,以破坏对方导弹的锁定。在无法达成迎头攻击后他们上钩了,“蝰蛇”长机转身咬住我,对方僚机则盯上了我的僚机。

我们成功将F-16引入对其不利的包线区域!在追逐1.6公里开外的一个超音速目标以建立导弹发射机会时,即便是F-16也无法在做完滚转和9g转弯后继续爬升。于是“蝰蛇”长机发现自己被我的僚机盯上,当他干净利落地摆脱了F-16僚机的跟踪后,用两枚“猎鹰”导弹轻易结果了对方长机。第二次交战得分:“三角飞镖”1,“蝰蛇”0。

检查过余油后,两个双机小队散开,各自找到对手开始1对1战斗机基本机动(BFM)对抗。两架飞机先并排飞行,然后相互之间转弯45度拉开间距,在“战斗开始”的口令下达后,两机各自转向对方,直到座舱盖对座舱盖的交汇后进入双方都不占优势的中立空战。当两架战斗机互相咬尾争夺对方尾后六点钟方向的武器射击区域时,最令战斗机飞行员激动的白刃战(狗斗)就开始了。

显然,“蝰蛇”的转弯性能优于“三角飞镖”,所以我现在被“蝰蛇”中校咬住,他在不断接近以实现一次机炮射击!我的下一个机动必须抓准时机,否则一发就不可收拾。于是在他接近时,我向他展示了著名的“F-106谷仓门”机动。对于任何不了解F-106的飞行员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机动动作,由于存在一定风险,所以切勿在家中尝试,因为只能由训练有素且经验丰富的F-106飞行员完成!

当“蝰蛇”在一个艰难的4g转弯中牢牢咬住我的6点钟方位、不断接近即将进入机炮射程时,我保持住4g过载同时向反方向全力蹬舵。“三角飞镖”做出完美反应,反向滚转至机鼻垂直朝下的俯冲姿态,此时我打开全加力向地面极速俯冲。从“蝰蛇”的座舱中看,就像有人突然关上了谷仓门,让面前的F-106突然间消失不见,他惊慌失措,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F-106突然消失后,他唯一的选择是终止交战,因为在他还没扣动扳机时就失去了目视接触。同时由于燃油不足,我的僚机也不得不终止交战。这次得分:“三角飞镖”0,“蝰蛇”0。

我和僚机在这次异机型空战训练中好好地过了一把瘾,F-106最终以3:0大胜F-16。我对这次空战的总结简短而中肯:这些战斗机飞行员必须再接受一些有用的训练,他们要学会了解敌人,永远不要低估敌人,永远不要只用机炮空战,失去目视就等于输掉空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